Menu

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重申坚持党指挥枪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



图片 1

图片 2

古田会议会址在哪里 古田会议的历史意义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07-28/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古田会议的会址,顾名思义,就在古田,具体是在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古田镇采眉岭笔架山下。古田会议在中国革命史上和党史上都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这场会议是对南昌以来建党建军经验的总结,而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也是在这场会议上确定起来的。
图片 3
古田会议的会址,顾名思义,就在古田,具体是在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古田镇采眉岭笔架山下。古田会议在中国革命史上和党史上都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这场会议是对南昌以来建党建军经验的总结,而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也是在这场会议上确定起来的。
古田会议会址在哪里
古田会议会址,原为“廖氏宗祠”,又名“万源祠”。位于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古田镇采眉岭笔架山下。会址座东朝西。始建于清宣宗道光二十八年的单层歇山四合院式砖木结构宗祠建筑。祠堂由前后厅和左右厢房组成,建筑面积826平方米。后改为和声小学校址。
民国十八年五月,红军第一次挺进闽西古田,改名为“曙光小学”。12月,毛泽东同志主持的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此召开,通过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古田会议决议案。
古田会议的历史意义
古田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认真总结了南昌起义以来建军建党的经验,确立了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核心内容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重申了党对红军实行绝对领导,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等事关党的事业兴衰成败的根本性问题。
由毛泽东同志起草的着名的古田会议决议的第一部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其精神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古田会议解决了如何把一支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建设成为中共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它所确定的着重从思想上建党和从政治上建军的原则,为后来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道路思想的形成、发展和成功实践奠定了基础,古田会议因此成为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建设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全军政治工作会议10月30日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10月31日,习近平接见老红军、军烈属和“五老”同志代表。解放军报记者周朝荣摄

1928年4月,毛泽东率领的工农革命军与朱德、陈毅率领的湘南起义部队在井冈山胜利会师,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5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简称红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毅任政治部主任。
随着形势的发展和革命队伍的扩大,红四军及其党组织内加入了大量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官兵,加上环境险恶,战斗频繁,生活艰苦,部队得不到及时教育和整训。因此极端民主化、重军事轻政治、不重视建立巩固的根据地、流寇思想和军阀主义等非无产阶级思想在红四军内滋长严重。
1929年8月下旬,陈毅抵达上海,向党中央如实汇报了红四军的工作。29日,中央政治局专门召开会议,听取了陈毅关于红四军全部情况的详细汇报,决定由周恩来、李立三、陈毅三人组成专门委员会,深入研究讨论红四军的问题。经过一个月的讨论,形成了陈毅起草、周恩来审定的《中共中央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即着名的九月来信。根据中央九月来信的精神,12月28日至29日,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在福建上杭县古田村召开。简称“古田会议”。
古田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认真总结了南昌起义以来建军建党的经验,确立了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核心内容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重申了党对红军实行绝对领导,规定了红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等事关党的事业兴衰成败的根本性问题。
由毛泽东同志起草的着名的古田会议决议的第一部分——《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建设的纲领性文献,其精神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2014年10月30日,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镇召开。这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是习近平主席亲自提议在古田召开的。会议主要任务是,贯彻整风精神,研究解决新的历史条件下党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军队的重大问题。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31日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强调,军队政治工作的时代主题是,紧紧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想搞垮中国者最恨“党指挥枪”

环球时报

全军政治工作会议10月30日至11月2日在福建上杭县古田镇举行。85年前,红四军在这里举行了着名的古田会议,那次会议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得以确立的开始。今天解放军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拉回到古田镇举行,这一非常之举所要传达的意义几乎不言而喻。

重申坚持党指挥枪这一根本原则和制度,是习近平重要讲话的核心内容之一。它受到的外界关注和解读也最多。这些年一直有一些力量向中国社会灌输“军队国家化”的主张,十八大之后的这两年,党建和军队建设的方向已令这些力量沮丧,“新古田会议”对他们来说应当是一个结束。

党指挥枪的原则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前些年互联网上忽然刮起一阵风,宣称它“是错的”。一些人辩称,由于军队属于国家,所以它应当“超越党派”,党指挥枪没有法律依据。这种主张显然发端于西方,中国国内一些人做了它的接盘手。

美国同中国博弈,西方要搅乱中国,如能削弱中共对国家的领导,这比它们做什么都更有效。围绕这个目标,西方向中国社会内部渗透了很多议题,如什么是中共长期执政“合法性”的来源、中国“有宪法无宪政”等等,“军队国家化”只是它们当中的一个。

但“军队国家化”又是那些议题中最猖獗和最不加掩饰的一个。别的都还讲点“模糊艺术”,但这一个直接鼓吹剥夺党对军队的领导。“军队国家化”的主张在上世纪80年代末曾出现在苏联,它为那个超级大国的解体贡献了一份推力。时隔20多年又有人试图把它往中国社会里塞,看来这些人和力量认为中国有他们需要的缝隙。

“新古田会议”彻底熄灭了他们的希望。就在一个多星期前,四中全会强调了党的领导和推进依法治国的统一。党在强力推进反腐败,大兴改革,这一切都没有削弱党的领导,反而全面巩固了党的执政能力。中国和中国人民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真正赢家,那些总想引导中国“去中共化”的力量都是失败者。

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制度经历了80多年风雨的考验,用一些来自西方的理念就想颠覆它,既狂妄又很幼稚。因为党指挥枪,中国革命时期极其恶劣的环境和一时的军事失利都没能把中共指挥的军队彻底冲散,中共“弱旅”的凝聚力始终高于国民党“强军”的团结。

新中国成立后,中共的执政环境在相当长时间里说不上很顺利,国家面临诸多挑战。但这六十几年,解放军一直与党、国家和人民同心同德,扮演外维护和平、内支持团结稳定的正面角色。中国军队从来没发出过与国家路线不一致的轰动性信号,它是国家和人民的,受党的绝对领导,它的这一身份和属性是中国最明确、最不容动摇的东西,它是中国国家和社会稳定的基石。

散布“军队国家化”的可谓是一批“心很黑”的力量,在这一核心问题上跟着摇旗呐喊的,大概是中国最糊涂的一批人。如今乌烟瘴气随风而散,但我们的反思不应停止。中国社会应当仔细思忖,为什么有一个时期,这样的议题竟能在中国互联网的一些角落里兴风作浪。

中国崛起无疑是在当今世界里逆风行船,中国社会的政治清醒和坚定至关重要。或许我们就不应允许“军队国家化”这样的东西跑进来寻找缝隙流窜。这跟中国多元化不多元化没关。▲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