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



图片 1

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摘要:
从俄罗斯客机埃及坠毁到巴黎多处发生恐怖袭击,国际社会反恐面临又一次重大考验。美国总统奥巴马没有沉默,仅仅是没有沉默。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他强烈谴责称这是针对全人类和共同价值观的袭击,美国将会和法国站在一起,随时准备向法国提供协助。
…“14年前,美国发生911事件之后,全球帮助了美国,现在,美国是不是也到了该帮助别人的时候?”近日,《外交政策》网站的文章这样呼吁。从俄罗斯客机埃及坠毁到巴黎多处发生恐怖袭击,国际社会反恐面临又一次重大考验。美国总统奥巴马没有沉默,仅仅是没有沉默。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他强烈谴责称这是针对全人类和共同价值观的袭击,美国将会和法国站在一起,随时准备向法国提供协助。与此同时,奥巴马在G20峰会上明确表态,巴黎恐怖袭击不会改变不升级军事行动的立场,出兵进入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IS)”将是一个“错误”,打击IS需要时间。白宫官员也同时表示,大幅提升美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扮演的角色会付出很高代价。正如往常一样,奥巴马的立场随即招来严厉批评。批评称,过去3年,奥巴马对待IS显得“太过软弱”,需要一个更具打击力度的计划,这也是对美国国土安全的保障——11月16日,IS新发布的新视频警告称,参与空袭叙利亚的国家将遭受同法国一样的命运,并威胁在美国华盛顿发动袭击。“一方面,美国表态要‘全力支持法国’,另一方面,美国又表态不愿升级军事行动,不愿派驻地面部队,这显得美国很矛盾、很为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朱威烈告诉澎湃新闻,“针对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奥巴马政府比较容易做出直接的短线反应——美军和情报部门向法国提供帮助、加大空袭力度、帮助法国对叙利亚的IS实施打击,但未来长期的美国中东战略走向不会因为‘法国版911事件’而改弦易辙、做出大变动,因为这对仅剩1年执政期的奥巴马来说太艰难。”就在17日,在宣布俄罗斯客机埃及坠毁的原因为遭到恐怖袭击后,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法国总统奥朗德达成一致,两国在空袭IS的行动中将展开紧密合作。谨慎:坚持不派地面部队据路透社报道,奥巴马在G20峰会上表示:“并非因为我们的军队不能进军打击IS,而是因为我们将看到以前的事情再次发生。”他强调,“假设我们派出5万士兵进入叙利亚。如果也门发生恐怖袭击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再派出更多部队进入也门?”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高级顾问本·罗德斯(Ben
Rhodes)在出席G20峰会时向媒体表示:“我们不认为美军部队是解决问题的答案。增派美军全面参与中东的地面行动,不是应对当前挑战的途径。”在派地面部队的问题上,美国显得十分谨慎。今年10月底,在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后,奥巴马政府授权向叙利亚派遣“不到50人”的特种作战部队,以协助打击IS。这是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唯一可以看到的“地面动作”,按照美国方面的说法,这些地面部队将承担“训练、建议和协助”任务,而不是领受“作战任务”。此外,奥巴马同样在叙利亚划出了模糊不清的“红线”。2014年,奥巴马警告叙利亚政府,“一旦看到大量化学武器的移动或使用”,美国就可能进行军事干预,今年,奥巴马的“红线”已经由“使用化武”又悄悄地改为“确认使用化武”,奥巴马多次强调不会因为压力让自己做出不成熟的决定。“不论是一再更改‘叙利亚红线’的底线,还是派出50人特种部队并宣称只是进行协助,再到如今‘坚持不派地面部队’的表态。在叙利亚问题上,奥巴马始终慎之又慎。从整体上来看,美国的中东政策保守而谨慎。”朱威烈说。2001年,美国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与以英国为首的其他国家组成联军,付出高昂成本派出地面部队攻打伊拉克和阿富汗,可是派出地面部队也没能解决问题,反而深陷泥沼,改造中东的“民主计划”也未能奏效。“历史的教训是很深刻的。”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告诉澎湃新闻,“奥巴马接手小布什时期过于沉重的中东遗产,多年的反恐经验与教训使得他在中东问题上动作有限,整体上处于战略收缩期。”顾虑:不仅仅是反恐,也有反巴沙尔政权在奥巴马政府谨慎处理叙利亚问题和中东乱局的背后,同样折射出了美国的顾虑。美国如何打击IS?一方面,美国坚持不与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政府合作,不断迫使其下台;另一方面,美国尽可能发挥北约和地区盟国的作用,但今年9月也门爆发冲突后,与美国合作联合打击IS的海湾国家不免被也门战火拖累,自顾不暇;此外,美国自身投入较少军力、财力等战略资源,美国国防部数据显示,在打击IS方面,从2014年8月至2015年10月,美国一共投入了47亿美元,相比之下,2003年至2011年,伊拉克战争令美国支出逾1万亿美元军费。“美国空袭叙利亚的动机并非单纯反恐,还有想借叙反政府武装甚至极端组织之力,这不仅仅是‘反恐’,也有‘反巴沙尔政权’。”朱威烈告诉澎湃新闻,“美国在打击IS上始终没有尽全力,仅仅是‘战术性投入’,并非‘战略性投入’,美国在中东采取的是‘代理人’策略。”刘中民告诉澎湃新闻,虽然奥巴马的中东政策表面上不太好看,显现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下降和实力衰落,但实际上,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样的中东战略是奏效的。纵观奥巴马的全球战略,2012年美国整体战略东移,“亚太再平衡”成为战略重心。对此,朱威烈表示,在中东许多核心矛盾都没解决的背景下,美国在中东实际上呈收缩态势。这一战略误判导致中东地区的反恐形势更趋严峻,目前奥巴马执政期仅剩最后一年,中东战略很难再有大变动。美国接下来会怎样?究竟应该给解决叙利亚问题开出什么样的药方?11月14日,第二次叙利亚问题外长会发表联合声明称,各方就叙政治过渡时间表达成共识,同意尽快实现叙境内停火。叙利亚各方将在6个月内组建过渡政府,18个月内举行大选并起草新宪法,但各方在巴沙尔命运问题上的政治分歧仍然巨大。在G20峰会上,奥巴马同普京进行了一场“私聊”。但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称两国在打击IS上的战略目标相似,但是战术还是存在差异。“光靠轰炸绝对打不赢反恐战争。”法国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指责西方国家根本缺乏针对IS的明确战略,表示在同一地区对巴沙尔和IS两线作战是愚蠢的。在打击IS方面,今年10月,美俄两国国防部宣布,双方已签署在叙利亚飞行安全备忘录,两方应始终保持专业的飞行技术和“安全距离”,使用具体通信频率,在地面建立通信线路,避免空中军机互撞。目前,美俄尚未有任何联合打击协议。“美俄要想达成合作太困难了,如果在巴沙尔政权问题上妥协,那就意味着过去一年多来,美国的反恐路线是错误的,美国自己也很难接受。如果各域外大国和中东地区国家不能形成反恐合力,中东乱局很有可能会继续持续。”朱威烈说。美国著名“知华派”汉学家、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季北慈(Bates
Gill)近日告诉澎湃新闻:“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具有难以弥合的分歧,两国关系显得很‘针锋相对’,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强势介入之后,一直拒绝放弃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要站在一起合作打击恐怖主义,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美国接下来会怎样?罗德斯强调,美国政府仍有信心通过美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训练的当地力量逼退IS。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主席理查德·方丹(Richard
Fontaine)表示,奥巴马政府几乎必然会考虑采取新的手段加强军事行动。比如,选择做出以下两种改变:在更靠近前线的伊拉克部队中嵌入军事顾问,在战场部署空中管制员以提高美军空袭的效果。此前,奥巴马一直拒绝采取这两种方式。美国中东分析家安东尼·科德斯曼(Anthony
Cordesman)分析称,美国在当地嵌入军事顾问的举动不大可能迅速产生效果。正如奥巴马在G20峰会上所说,美国将会加强已推行的战略,但美国已推行的战略是最终会起作用的战略——“但……这需要时间。”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奥巴马政府的态度是否会发生变化,有待观察。

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摘要:
奥巴马周二与刚刚抵达华盛顿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在白宫举行联合记者会。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以及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进一步合作”进行了磋商。奥巴马与奥朗德举行联合记者会奥巴马与奥朗德会晤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
奥巴马周二与刚刚抵达华盛顿的法国总统奥朗德在白宫举行联合记者会。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以及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进一步合作”进行了磋商,同意加强空袭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及叙利亚的据点,互相分享情报和提供其他支持。据今日美国报道,早前,奥巴马与奥朗德两人就已在白宫进行了会面,共同商讨联合反恐及针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联合作战计划。两人就美法联合军事行动、情报共享、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未来去向和叙利亚难民安置问题进行了讨论。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奥巴马首先对13号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表达了哀悼,并说美国将站在盟友法国这一边,共同打击伊斯兰国。奥朗德也表达了法国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此次的美国之行,是奥朗德争取外交支持共同打击伊斯兰国的旋风斡旋之旅的重要一站,本周他还将分别会晤俄罗斯、中国、德国以及意大利等国领导人。奥巴马承诺加强与法国及其它盟国的合作,共同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奥巴马说,作为美方,我们将和朋友站在一起。美国和其盟国会主持正义,打击策划巴黎11.13恐袭事件和那些背后的支持者。“伊斯兰国和恐怖分子支持者将被零容忍,ISIS必须被摧毁,我们将共同合作为这一目标努力。”奥巴马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奥巴马指出,伊斯兰国在巴黎作出的暴行,是针对观看球赛、听音乐会、享受自由的民众,向全世界发出严重的威吓,必须合力将组织歼灭。他又呼吁欧盟分享航机乘客信息,以便追踪恐怖分子的去向,防止恐袭发生。奥朗德表明,法国无意向叙利亚派出地面部队。奥巴马又认为,俄罗斯目前在叙利亚的空袭目标,并非伊斯兰国据点,而是叙利亚的温和反对派,目的是协助巴沙尔政权。奥朗德并无为巴沙尔交出政权定出期限,但认为越快越好。法国继续从戴高乐号航母出动阵风战机,空袭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目标,摧毁组织在摩苏尔以西塔尔阿尔法一个指挥中心。奥朗德试图建立一个新的联盟来反恐的提议依然面临不少挑战。在奥朗德的提议中,新的联盟也包括俄国。然而美国却对此存在异议,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行动表示质疑,同时也不满俄方反对美国地面军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地面部署。奥巴马表示,目前当局仍在评估俄罗斯战机被击落事件,但称此事件出发点源于俄方在叙利亚军事活动持续存在的问题。并称”土耳其有权利捍卫自己的领空。”当被问到关于新联盟的希望时,奥朗德表示,他希望从俄罗斯得到更多的合作,并强调反恐需要“整个世界的承诺。”被问到同样问题的奥巴马则表示,“我们已经拥有了65个国家的联盟合作,而俄罗斯则有”两国联盟“——指俄方和伊朗在叙利亚支持阿萨德政权。”奥朗德指出,巴黎恐袭和一系列的后续威胁需要各国共同应对。奥朗德呼吁关闭土耳其-叙利亚边境,以打压外国武装分子的行动。奥朗德还敦促进行更多打击ISIS的军事行动。极端恐怖分子ISIS宣称对巴黎恐袭以及俄罗斯客机坠毁负责,同时又在黎巴嫩和土耳其发起了恐怖袭击,并大张旗鼓的叫嚣将对美国及其盟国发动恐怖袭击。美国务院已在11月23日发布全球范围的旅行预警,提醒民众提高警惕,注意安全。奥巴马重申美国将与法国站在统一战线,以美国为首的联合行动将继续着重在空袭IS,他强调,空袭已见效果,也已让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占领区有所缩减。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星期一欢迎法国扩大空袭行动,他说,美国认为,如果各国都愿意提供更多资源,就能采取更多的行动。

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于当地时间18日以全票通过旨在推动叙利亚停火以及政治对话的决议,这是叙利亚局势自2013年急剧恶化以来,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首次就该国的和平路线图达成一致协议;而在12月18日,美国前防长查克·哈格尔在淡出公众视线10个月后,首度公开谈及自己任职期间与白宫的矛盾。

哈格尔认为,在叙利亚危机问题上,美国政府内部一直没有一个清晰的战略。也正因如此,伊斯兰国组织才有可乘之机。

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他表示,IS的崛起是奥巴马政府遭遇的一大挫败。据哈格尔爆料,去年8月,他在一次记者会上将IS描述成“前所未有的威胁”,一些白宫官员对此颇感不满,认为他夸大其词。哈格尔在采访中自辩道:“事实证明IS的扩张之势确如我所言。”
哈格尔的爆料之所引人注目,乃是他佐证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美国助催IS疯狂膨胀,IS才有可乘之机。

据悉,伊拉克安巴尔省约80%的土地被IS占领。而在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说,IS现已控制叙利亚半数以上的领土,所占面积大约9.5万平方公里。在叙利亚14个省中,九个省都有IS的身影。

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奥巴马和奥朗德就反恐,在获知俄罗斯与法国达成打击叙利亚境内IS的合作后。自介入打击IS以来,奥巴马政府没有派出大规模地面部队,而是在伊拉克帮助训练治安部队和为其提供武器。从战局上看,美军主导的空袭与伊拉克治安部队发起的地面清剿行动,并没有取得决定性进展。

人们注意到,在巴黎恐袭甫发生,奥巴马曾表示,那些认为他们可以对法国乃至法国的价值观念发动恐怖袭击的人大错特错,自由、平等、博爱是我们共享的信念,它们将比任何形式的恐怖袭击更加长久。奥巴马只是站在“法国的价值观”这个层次回应巴黎恐袭。所谓“法国的价值观”也就是美国的价值观。

在这里,奥巴马已把巴黎反恐袭与扞卫美法价值观等同起来。但IS为何会疯狂膨胀,其与美国对叙政策有何关系却一直回避。IS猖獗至此,孰令致之?西方人士直言不讳最要感谢的是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那场战争以及其后的美国政策助长了伊拉克的教派林立,造成社会长久动乱,IS才得以趁势而起。

美国学者:

2003年美入侵伊拉克是错误

现在,许多美国学者认为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是错误的。美国得克萨斯农工大学布什政府和公共事务学院杰出教授克里斯托弗·莱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东地区的动荡是由布什政府2003年入侵伊拉克造成的。莱恩认为,那个决定是“灾难性的”。“正是为了改变政权、出口民主以及华盛顿傲慢的帝国野心,将美国拖入地缘政治的死胡同”。

美国着名活跃分子、塞勒姆州立大学历史学教授阿维·乔姆斯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谴责美国是现在中东地区人道主义危机的始作俑者。她说,如果说有一个国家应该为中东地区的难民承担道德责任的话,那就是美国。因为正是美国的军事行动造成这些难民的逃亡。美国除了应该向那些难民提供赔偿和庇护外,还负有道义责任来改变那些破坏人们生活的政策。她认为,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以及叙利亚等国进行的战争是“可怕的、邪恶的、打击平民的战争”。

在叙问题上,美国一直强调叙政权要下台,并为此出台一系列举措。美国驻联合国代表萨曼沙·鲍尔5月5日表示,只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不下台,在叙利亚和中东其他地区的IS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即使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旨在推动叙利亚停火以及政治对话的决议后,奥巴马仍强调要阿萨德下台。美国拒绝与叙利亚等国在打击IS问题上进行合作,也给铲除该组织增加了难度,IS得到坐大的机遇。可见哈格尔关于美国助催IS疯狂膨胀是实话实说。

恐怖主义出现有多种原因。特别是在20世纪,许多民族主义分子通过恐怖主义的形式争取民族独立和自治,并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如1954年阿尔及利亚摆脱法国殖民统治而获得独立。一些则诉诸恐怖主义手段来争取与主体民族分离,如英国的北爱尔兰共和军、俄罗斯的车臣等。当然,在民族主义中也不应落下那些宣扬种族至上、崇尚法西斯、暴力的极端残忍的种族“恐怖主义”,如德国境内如今尚存的光头党及美国的3K党。

总体说来,由民族主义引发的恐怖主义繁多而复杂,据统计,目前世界恐怖主义组织中有三分之一是这种类型的恐怖主义。恐怖主义也是国内外矛盾激化的产物。随着南北关系恶化,发展中国家贫穷状态的加剧和全球化的日趋发展,弱势国家和民族不但在经济和技术上无法与发达国家和大国分庭抗礼,在文化和意识形态上也日益被边缘化;在民族国家的国内政治层面上,部分人享受到全球化所带来的便利,而同时相当多的人却愈益缺乏改善自身状况的手段。

华盛顿敢进一步介入叙利亚吗?

社会制度的缺憾,不公平现象,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失业、疾病、饥荒等一系列问题都成为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和背景。恐怖主义和活动不仅成为弱者反抗强者的手段,反资本主义全球化、反新殖民主义、反霸权主义也成了他们的动机。

当美国九一一事件发生后,全世界人民在齐声谴责恐怖主义的同时,也指出了这次恐怖主义袭击的实质根源。冷战后,世界格局体现为美国的一极独霸,美国依靠强权,不顾及他国安危与尊严,坚决采取干预他国政策,在全球撒开信息大网干涉中东事务,支持以色列,粗暴干涉别国内政,使得美国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众矢之的。而美国单边主义的反恐当然会越反越恐。

12月13日,美国国防部宣布在叙利亚的新计划——向叙反对派空投50吨武器,支持其攻打IS,这也标志着美国此前训练叙温和反对派的计划失败。对此,俄罗斯卫星网叫板,13日报道称,为了顾全面子,华盛顿敢进一步介入叙利亚吗?报道还称,中东不再对美国的对叙政策抱有任何幻想。到目前为止,美国对叙利亚的政策非常失败。只有如派遣地面部队这样的措施才能挽救美国面子,但看来白宫中没人敢把这一想法说出来。

受到IS在叙利亚崛起、叙利亚叛军和政府军对抗陷入胶着状态的影响,美国对如何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想法有了改变,接受通过外交解决问题的途径,不再要阿萨德立即下台,这一来改变叙利亚局势可能需要较长的时间。

其次,巴黎恐袭和IS疯狂膨胀一再出现也告诉人们,反恐不能再沿袭美国模式与标准。2014年当国际社会与中国一道谴责乌鲁木齐“五二二”暴恐案的时候,《纽约时报》依旧不安分,不肯在报道中承认“恐怖袭击”,这只能说明,对于反恐,西方向来有两种标准。对恐怖袭击中国,西方一些人们总认为是内部摩擦。或许是由于西方对恐怖袭击中国持“另类视角”,因此也对恐怖势力起到助纣为虐的作用。

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致电法国总统时指出,中国一贯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愿同法国及国际社会一道加强安全领域合作,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各国人民生命安全。“中国声音”再次传出了共同而不是单边打击恐怖主义的观点,对人们正确认识IS疯狂出现的原因是个借鉴。

社会制度的缺憾、不公平现象、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失业、疾病、饥荒等一系列问题,都成为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和背景。恐怖活动不仅成为弱者反抗强者的手段,反资本主义全球化、反新殖民主义,反霸权主义也成了他们的动机。

作者是中国管理创新发展研究院客座教授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