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

图片 1资料图: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

摘要:
马英九7日率官员及部分“立委”前往彭佳屿(离钓鱼岛约140公里),台海空军全力护驾。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马英九7日登上彭佳屿,他表示,希望此行能让台湾民众进一步认识海洋、支持海巡、维护海权,也对驻岛的气象、灯塔、海巡同仁辛劳表示慰勉与肯定。  在钓鱼岛情势持续升温之际,马英九任内首度到距离钓鱼岛仅140多公里的彭佳屿视察,格外受到瞩目。  马英九在彭佳屿发表谈话,提出“东海和平倡议推动纲领”。他表示,彭佳屿、钓鱼岛及其附近水域,都是台湾东北区渔民百年来的大渔场,日窃时期“总督府”也曾在1920年正式将钓鱼岛列屿周边海域划为台湾渔民的鲣鱼渔场。  马英九称,当局一向坚定维护台湾渔民在钓鱼岛海域作业权利,只要是合法出海作业的渔船,海巡舰艇均予以保护。他还称,希望以和平方式处理争议,搁置争议展开对话,共同开发。
马英九此行确定台与“保钓”活动紧密联结。综观近期以来,台湾方面对于南海有关岛屿以及钓鱼岛的保护明显升级;而分析认为,两岸合作因素回避不开。  从口头宣示到实际行动
台湾方面不再低调隐忍  近几月,随着日本涉及钓鱼岛的动作逐步升级,台方“保钓”也相应升级,从口头转为行动。  台湾方面不断就钓鱼岛问题表达立场,马英九8月提出“东海和平倡议”,
被外界视为试图在钓鱼岛问题上力求有所作为的宣示。同月,马英九指示台湾安全部门成立钓鱼岛情势应变小组。  9月,马英九7日前往彭佳屿访视,台媒说,此行确定与“保钓”紧密联结。为保证安全,台湾防务部门规划项目编组,在外围部署海空支队进行护航。  与此同时,台湾方面近来对于南沙东沙也同样动作不断。8月,台湾安全部门秘书长胡为真等高官登太平岛,9月1日起,台湾“海巡署”连续5天在太平岛实弹演习。9月4日
,多名台湾“立委”在太平岛视察演习。9月5日,马英九表示,当局将努力维护南沙机场、码头。  为巩固南沙太平岛,台湾方面除持续强化岛上防务战力,防务部门还针对东、南沙等另纳编一项“卫疆作战计划”。  有分析认为,面对日趋复杂化的南海问题,台湾方面已明显改变此前的低调态度,开始寻求更有作为、更有“实际存在感”。  多重压力逼出强硬后续行动有待观察  台湾方面的态度为何会有如此变化?大陆台湾问题专家陈桂清对表示,马英九背负的民意压力是台湾方面对太平岛、钓鱼岛问题变强硬根本原因。  据分析,面对日本步步紧逼,保卫钓鱼岛是台湾主流民意,台湾民众希望马英九在保钓上能有一番作为。  从单纯口头表态到越来越多的实际行动,台湾方面真的动真格了吗?分析认为,仍有待观察。  在太平岛问题上,存在多方面限制因素。台湾“监察委员”此前提出,岛上防卫力量不足以应付南海新形势。  对于钓鱼岛问题,马英九根本上也不希望局面弄得不可收拾。他在8月提出“东海和平倡议”,是希望以和平方式处理,否则若冲突升高,可能无法避免发生冲突甚至战争,相信没有一方会乐见这样的发展。  两岸联手呼声迭起合作因素回避不开  近期以来,针对钓鱼岛和南海问题,关于两岸联手的民间呼声迭起;境外华文媒体舆论不乏对两岸联手合作的讨论;两岸有识之士还共商提出具体建议,这些都显示两岸合作的民意期待。  台湾岛内不断有声音认为,在太平岛的驻守力量不足。近日有香港媒体报道说,倘若越、菲等国派军侵占,恐怕将难以抵挡。台湾远离太平岛1600公里,鞭长莫及,倒是解放军西沙群岛驻军距离太平岛只有约800公里。由此可见,两岸联手推护南海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台湾淡江大学教授陈一新认为,两岸四地“保钓”,台湾需要有自己的弹性和自主性,但可以和大陆内地及香港“不约而同的保钓”。  实际上,大陆方面对于两岸联手合作问题,多次作出过表态。国台办发言人几番提出,维护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是两岸同胞的共同责任。  而海协会副会长王在希6日就钓鱼岛问题也表示,希望两岸携手捍卫钓鱼岛主权。王在希说,钓鱼岛是祖先的基业,捍卫钓鱼岛主权,两岸人民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义务。  台湾前民意代表郭正亮6日表示,台湾接连面对保钓与太平岛危机,反而意外促成两岸关系的好转。台湾与大陆的历史渊源,必将得到更强的联系。郭正亮认为,未来如果两岸为了强化东海或南海安全,启动军事互信机制谈判,也不意外。
相关报道  马英九或论述“钓鱼台等于彭佳屿”  据台湾“中央社”6日报道,台“总统府”发言人范姜泰基当天接受采访时表示,马英九7日将率领相关部门官员及部分“立委”前往彭佳屿。马英九抵达后,将先巡视“海巡署”的岛上巡逻站、“中央气象局”气象站及登上百年古迹的灯塔;之后,慰勉驻岛公职人员,随后是重头戏登场,预计在彭佳屿“海疆屏障”石碑前发表重要谈话。台湾《中国时报》称,他将谈及“东海和平倡议”的后续推动计划,呼吁相关各方搁置争议,寻求共同开发资源的可行方案。台当局决策高层透露,马英九登岛后还将论述“钓鱼台(即钓鱼岛)等于彭佳屿”的最新立场。据称,“总统府”幕僚连日来准备相关历史文件与海图,从地理环境、历史资料及台日传统渔场划分等角度,全面论证“钓鱼台等于是彭佳屿,都是台湾的附属岛屿”,马英九在彭佳屿也会利用道具或资料论述钓鱼岛“主权”。  此次马英九赴彭佳屿,台湾海空军全面戒备。据《联合报》6日报道,台海军的水面舰及岸基“雄风”2导弹大队将分别待命,“防空导弹指挥部”的“爱国者”导弹与“天弓”导弹部队也将严密注意周边空域,空军则出动F-16战机挂载AIM-120中程空对空导弹从空中掩护马英九的专机。据悉,马英九将搭乘空军S-70C直升机。媒体先前猜测因率舰越界遭重惩的台海军168舰队长张凤强可能参与护航,台“国防部”军事发言人罗绍和说,彭佳屿属于131舰队责任区,马英九的侧护任务由131舰队执行。但他也说,这次任务还会调用驻守澎湖的146舰队“成功”舰和驻守苏澳的168舰队“诺克斯”舰等舰艇。另外,台“海巡署”也将派出7艘舰艇前往附近海域巡逻。媒体记者将搭海巡舰艇随行采访,海巡官兵在航程中会进行海上操演。  不过,对于此前媒体报道的马英九将搭直升机靠近防空识别区,在空中远眺钓鱼岛的计划,台“总统府”给出的行程安排并未提到。《中国时报》7日援引台军官员的消息称,台日间一直有默契,双方战机不会逾越防空识别区,但台空军战机无论巡弋或执行训练任务,经常接近防空识别区边缘,天气好时即可从空中直接目视钓鱼岛,马英九这次搭直升机,就算飞近防空识别区线,也不会有问题和争议,因为只要在线内就属台“领空”范围。但军方官员也指出,从彭佳屿到防空识别区线还有将近50海里,“总统专机是否会飞那么远,在安全评估上恐怕不建议”。  保钓成蓝绿内政战线的延伸  岛内普遍分析认为,马英九通过在彭佳屿论述钓鱼岛“主权”,就是表达不接受日方钓鱼岛国有化的行动。台湾《联合晚报》称,从低调证实到决定率媒体同行,马的彭佳屿行程,让人联想起韩国总统李明博亲自登上独岛,“值此东海主权争议升温之际,宣示钓鱼台主权意味明显”。“立委”林郁方对此表示肯定,他认为,“国土主权”防卫要开大门走大路,台湾人过去很“闷”,处处受打压,现在应找一个点展现意志,钓鱼岛和太平岛就是非常适合的地方。  绿营则表现出不屑的意味,继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讥讽马英九“自我阿Q”后,民进党“立委”陈亭妃又表示,马英九视察彭佳屿对争取钓鱼岛“主权”没有帮助,“这完全是作秀,彭佳屿离钓鱼台约有140公里远,连看都看不到,况且彭佳屿本身就是台湾领土,这非常清楚”。亲绿的《自由时报》6日称,2005年陈水扁就去过彭佳屿,马英九跟随扁的脚步,而扁此刻在吃牢饭,让人觉得居心叵测;扁当年大阵仗去,马英九比不过上次,一开场气势就低了,后面还有什么雷霆万钧可卖弄?《自由时报》还建议马英九不如改去小金门,去向大陆呛声。国民党发言人殷玮反驳称,苏贞昌只知口水批评,显现民进党不但面对外在情势拿不出对策,更拿捏不准进退分寸的老问题。  台湾政治大学学者蔡增家分析称,彭佳屿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它与邻近的钓鱼岛互为犄角,控制着东海广大的大陆架。马英九若登上彭佳屿并贴近航空识别区的举动,可以让日本了解台湾当局是以渐进方式来处理钓鱼岛问题,同时也表明台湾对钓鱼岛寸土不让的决心;在国际宣传层面,马英九登上彭佳屿是以不踩红线的方式,向外界宣示对钓鱼岛的“主权”,也让外界了解他提出的“东海和平倡议”并非只是空话,而是有坚强的行动作后盾。  但台湾《联合报》建议,马英九应以维持“访视离岛”的说法为宜,不必与钓鱼岛联结,否则可能出现见仁见智的解读,正面看法是:这将是“中华民国总统距钓鱼台最近的一次”;而负面的看法是:横竖反正都不是直接登上钓鱼岛。《中国时报》6日评论称,台湾内部蓝绿意识形态对立的“日本观”直接投射在不同的保钓主张中,使本应一致对外的保钓运动成为蓝绿内政战线的延伸,助长日本染指钓鱼岛的野心。因此,民进党不应一味对马英九的保钓政策冷嘲热讽,朝野应共谋捍卫“主权”之策,只有一致对外,才能让国际社会听清台湾对东海、南海岛屿的“主权”论述。  日媒称台湾身陷尴尬  虽然日本官方尚未对马英九的行动有所表态,但日本多家媒体注意到这一行动。日本《读卖新闻》6日称,马英九此举能否取得预期成效存在较大疑问,台湾已表示在保钓方面不会追随大陆的立场和政策,但统一中华民族名义下的主权诉求又使台湾进退两难。日本时事通讯社6日称,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学习韩国模式”,并抛出近期少有的强硬发言,但台湾难以摆脱被夹杂在美、日、中三国复杂关系中的尴尬处境。即使是民意和民族情绪期望台湾有所行动,国民党的决策者也有诸多掣肘之处。日本《时事政治》网站6日称,在钓鱼岛问题上台湾需要做出姿态,或至少不能沉默,这是台湾对当前时局的基本判断。台湾在捍卫东海岛屿方面并不缺乏资源和条件,但与受到危机压力就“变质动摇”的日中关系不同,紧密的日台关系将使台湾在采取行动时无法完全坚定。对于台湾而言,“如果岛屿和东海上的浪涛能够安静而不喧闹”,将是最好的结果。

进入专题: 台湾当局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东海问题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南海问题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中新网9月7日电访视彭佳屿,据悉,此行确定将与“保钓”紧密联结。综观近期以来,台湾方面对于南海有关岛屿以及钓鱼岛的保护明显升级;而分析认为,两岸合作因素回避不开。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郭震远  

从口头宣示到实际行动

图片 2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台湾方面不再低调隐忍

  

近几月,随着日本涉及钓鱼岛的动作逐步升级,台方“保钓”也相应升级,从口头转为行动。

  2012年上半年以来,在近几年一再出现紧张局势之后,东海、南海局势进一步紧张。过去几个月中,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的政策已逐渐形成。8月5日马英九提出的“东海和平倡议”,就是这一政策的集中表现;而8月20日马英九接受日本NHK(日本放送协会)电视台采访,又对这一政策作了进一步阐释。

台湾方面不断就钓鱼岛问题表达立场,马英九8月提出“东海和平倡议”,
被外界视为试图在钓鱼岛问题上力求有所作为的宣示。同月,马英九指示台湾安全部门成立钓鱼岛情势应变小组。

  毫无疑问,台湾当局的相关政策,是为应对东海、南海局势而制定。但同时,透过台湾当局苦心孤诣的政策设计,可以清楚的看到台湾当局还有更广泛、更深层次的“外交”追求。不过台湾十分有限的实力和几乎不存在的“国际”地位,从根本上决定了,台湾当局对于坚持其“外交”追求,必将对两岸政治互信带来的不利影响,显然缺乏足够的重视,而这不仅对两岸关系,同时对台湾的“外交”,都将造成不可忽视的损害。

9月,马英九定于7日前往彭佳屿访视,台媒说,此行确定与“保钓”紧密联结。为保证安全,台湾防务部门规划项目编组,在外围部署海空支队进行护航。

云南大伙儿企盼马英九(浙江前带头人卡塔尔国在保钓上能有一番看成,随着东瀛提到钓鱼岛的动作日渐进步。  

与此同时,台湾方面近来对于南沙东沙也同样动作不断。8月,台湾安全部门秘书长胡为真等高官登太平岛,9月1日起,台湾“海巡署”连续5天在太平岛实弹演习。9月4日
,多名台湾“立委”在太平岛视察演习。9月5日,马英九表示,当局将努力维护南沙机场、码头。

  台湾当局的多个政策目标

为巩固南沙太平岛,台湾方面除持续强化岛上防务战力,防务部门还针对东、南沙等另纳编一项“卫疆作战计划”。

  

有分析认为,面对日趋复杂化的南海问题,台湾方面已明显改变此前的低调态度,开始寻求更有作为、更有“实际存在感”。

  应对东海、南海局势,就是应对这两个海域中若干岛礁的主权归属争端。所以,有关各方的政策目标都十分明确,即争取在争端中获胜,获得并巩固自己对于相关岛礁的主权。但是,几个月来的事实越来越清楚地显示,获得并巩固自己对相关岛礁的主权,只是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的政策目标之一,而且不是第一位的政策目标;而通过应对东海、南海局势,争取台湾对相关事务的所谓“话语权”和“参与权”,进而凸显所谓的“中华民国的独立主权国家”地位,才是台湾当局真正的第一位目标。

多重压力逼出强硬

  1.维护对于相关岛礁的“主权”

后续行动有待观察

  几个月来,马英九和台湾当局的相关部门,多次宣示“中华民国”对于钓鱼岛和南沙群岛的“主权”,强调“钓鱼台列屿是中华民国的固有领土”“一寸都不能让”。而且,在过去几个月中,台湾当局也有一些实际动作,包括派遣海巡船护渔并为台湾保钓船护航、加强太平岛的火力配置并进行实弹演习、安排高官和民意代表赴太平岛视察、9月7日马英九赴距钓鱼岛最近的彭佳屿听取汇报等等。这些都表明了,维护对于相关岛礁的“主权”,确实是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的一个政策目标。

台湾方面的态度为何会有如此变化?大陆台湾问题专家陈桂清对人民网表示,马英九背负的民意压力是台湾方面对太平岛、钓鱼岛问题变强硬根本原因。

  2.更多、更重要的政策目标

据分析,面对日本步步紧逼,保卫钓鱼岛是台湾主流民意,台湾民众希望马英九在保钓上能有一番作为。

  在过去几个月中,马英九和台湾当局有关部门负责人的言行,特别是马英九的“东海和平倡议”,以及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的谈话,清楚地显示了,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还有更广泛、更深层次的“外交”追求。对于他们相关言行做全面、深入分析,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第一,台湾当局力图改变长期以来,由于台湾不利的外部环境和自身的不作为形成的,台湾在东海、南海事务中的“边缘化”地位,力争成为“积极参与者”;第二,台湾当局力图在成为东海、南海事务“积极参与者”的过程中,进一步凸显所谓的“中华民国的独立主权国家”的地位。很明显,台湾当局应对南海、东海局势的政策目标具有多重性,而把握东海、南海局势及其变化,争取台湾的“积极的参与者”身份,进而凸显“中华民国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则是居第一位的目标。

从单纯口头表态到越来越多的实际行动,台湾方面真的动真格了吗?分析认为,仍有待观察。

  3.确定政策目标的主要影响因素

在太平岛问题上,存在多方面限制因素。台湾“监察委员”此前提出,岛上防卫力量不足以应付南海新形势。

  马英九的相关理念和认识,是确定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政策目标的决定性因素。上一世纪70年代,马英九曾积极参加当时轰轰烈烈的保钓运动。马英九浓烈的“保钓情结”延续至今,并且时有表现,与身为前台湾地区领导人,却有着浓烈“皇民情结”的李登辉,竟然一再声称“钓鱼岛是日本领土”,形成了鲜明对照。同时,马英九又有强烈的“中华民国情结”,所以,他不仅基于维护“中华民国主权”,坚持对钓鱼岛、南沙群岛的“主权”,而且力图在应对东海、南海局势中,改善“中华民国”的处境。可以理解马英九的理念,但必须指出:第一,身为国际法学者的马英九应深谙,国家主权不可分割的基本原则,在祖国大陆作为东海、南海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中国主权无可争辩的主角的形势下,突出“中华民国的主权”,对台湾只能是无利而有大害;第二,在现实的国际环境中,即使台湾力争有所作为,也不可能成为处理东海、南海事务的“积极参与者”。这些决定了,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的多个政策目标,不仅不具备实现的可能性,而且将给台湾当局形成深远的不利影响。

对于钓鱼岛问题,马英九根本上也不希望局面弄得不可收拾。他在8月提出“东海和平倡议”,是希望以和平方式处理,否则若冲突升高,可能无法避免发生冲突甚至战争,相信没有一方会乐见这样的发展。

  

两岸联手呼声迭起

  台湾当局主要的政策措施

合作因素回避不开

  

近期以来,针对钓鱼岛和南海问题,关于两岸联手的民间呼声迭起;境外华文媒体舆论不乏对两岸联手合作的讨论;两岸有识之士还共商提出具体建议,这些都显示两岸合作的民意期待。

  随着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的政策逐渐形成,其相关的主要政策措施也逐渐表现。这些政策措施为实现前述的政策目标服务,同时又是政策目标的具体表现。尽管东海、南海的局势还在变化之中,但可以预料,在相关政策目标不发生重大改变的前提下,台湾当局相关的主要政策措施就不会有重大变化。

台湾岛内不断有声音认为,在太平岛的驻守力量不足。近日有香港媒体报道说,倘若越、菲等国派军侵占,恐怕将难以抵挡。台湾远离太平岛1600公里,鞭长莫及,倒是解放军西沙群岛驻军距离太平岛只有约800公里。由此可见,两岸联手推护南海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1.有限强化台湾在东海、南海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的地位

台湾淡江大学教授陈一新认为,两岸四地“保钓”,台湾需要有自己的弹性和自主性,但可以和大陆内地及香港“不约而同的保钓”。

  如前所述,过去几个月中,台湾当局采取了一些动作,以强化台湾在东海、南海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的地位。但在马英九和台湾当局有关部门负责人,口头强调对于相关岛礁的“主权”的同时,其实际行动无论力度还是涉及范围都很有限。对于钓鱼岛争端,台湾当局实际关注的主要是“捕鱼权”问题;对于南沙群岛争端,台湾当局只关注增强太平岛的防务,而不涉及其他,例如对黄岩岛争端采取完全回避的态度。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卜睿哲为此肯定马英九和台湾当局,“表现了自制能力”。台湾当局采取有限强化台湾在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地位的措施,不仅是马英九的理念的表现,以及对台湾民众强烈情绪的回应,而且还是争取台湾在东海、南海局势及其变化中,更有利、更巩固地位的需要。很明显,台湾如果没有更巩固的地位,就完全不可能获得在东海、南海局势及其变化中的参与权。但也正是仅限于争取“参与权”的目标决定了,台湾强化地位的措施必然只会是有限的。

实际上,大陆方面对于两岸联手合作问题,多次作出过表态。国台办发言人几番提出,维护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是两岸同胞的共同责任。

  2.努力塑造台湾的“区域和平维护者”形象

而海协会副会长王在希6日就钓鱼岛问题也表示,希望两岸携手捍卫钓鱼岛主权。王在希说,钓鱼岛是祖先的基业,捍卫钓鱼岛主权,两岸人民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义务。

  过去几个月中,在东海、南海紧张局势持续加剧的过程中,台湾当局一再公开宣称,“通过和平谈判”处理争端。马英九提出“东海和平倡议”,更是对“和平谈判”的突出强调。虽然东海、南海争端的有关各方,在争端加剧的同时,也都宣称主张通过“和平谈判”处理争端,但惟独台湾当局不仅鼓吹“和平谈判”,而且提出了较为全面的“东海和平倡议”,显示对和平解决争端的格外重视。实际上,台湾并没有真正卷入过去几个月不断激化的东海、南海岛礁主权归属的争端。而且,尽管台湾占有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太平岛,围绕钓鱼岛主权归属与日本屡有争端,但实际上相关各方并不重视台湾的地位和影响。所以,台湾当局积极鼓吹“和平解决争端”,与其说是推进相关争端的和平解决,毋宁说是塑造台湾的“区域和平维护者”形象,并由此显示台湾的“积极参与”。可以说,这是在现实形势下对台湾有利的最佳选择,但效果如何,很不确定。其实,2008年5月马英九开始执政以来,改变台湾的“麻烦制造者”形象,塑造“区域和平维护者”形象,就一直是台湾对外政策的重点之一。如果说,在马英九第一任期中,这一重点主要置于对台海局势的处理方面,那么现在,在台海局势明显缓和,而东海、南海紧张局势持续加剧的形势下,必然将这一重点转而置于处理东海、南海局势方面。努力塑造台湾的“区域和平维护者”形象,直接关系到台湾成为处理东海、南海事务“积极参与者”,以及凸显“中华民国独立的主权国家”地位,这两个政策目标的实现。所以,这一政策措施,在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主要政策措施中,居于核心位置。

台湾前民意代表郭正亮6日表示,台湾接连面对保钓与太平岛危机,反而意外促成两岸关系的好转。台湾与大陆的历史渊源,必将得到更强的联系。郭正亮认为,未来如果两岸为了强化东海或南海安全,启动军事互信机制谈判,也不意外。

  3.鼓吹以多边方式处理争端和国际干预争端

  过去几个月,东海、南海紧张局势不断激化以来,台湾当局一直鼓吹通过多边方式处理争端。马英九的“东海和平倡议”,明确针对钓鱼岛主权归属争端“各方”,包括“各方应自我克制”、“各方应搁置争议”、“各方应遵守国际法”、“各方应寻求共识”、“各方应建立机制”等,实际就是鼓吹以多边方式来处理争端。台湾当局外事部门为说明“东海和平倡议”发出的新闻稿,则更进一步强调,“由于东海区域位居太平洋海空交流枢纽,攸关亚太区域乃至世界安定与和平。为避免东海区域陷入不稳定状态,东海争议宜通过多边机制以和平对话方式解决争端”。台湾鼓吹以多边方式处理争端,就是力图改变长期以来,台湾在东海、南海中被“边缘化”的局面,以得到“话语权”,成为“参与者”。台湾还鼓吹国际干预争端。8月20日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时,马英九表示,日韩领土争议要到国际法庭诉讼(实际这只是日本单方主张,韩国并不接受——笔者注),“不知道钓鱼台议题上,有没有同样的机会,使用国际法以及和平方式解决争端”。这同样是出于争取台湾“话语权”、“参与权”的需要。并不在于多边方式和国际干预能否实现,以及对于处理争端是否有效,而是在于当前的局势中台湾有所表现。但在现实的情况下,台湾有所表现也没能赢得“话语权”和“参与权”,“东海和平倡议”提出后,仅在台湾岛内有所回应,而且很快就平复了,争端相关方则几乎没有认真回应。

  4.公开拒绝两岸联手行动,谨慎维护台日关系、消除美国疑虑

  随着东海、南海相关岛礁主权归属争端的激化,两岸三地联合保钓,两岸联手维护南沙群岛主权,不仅在两岸三地引起了强烈共鸣,而且受到国际社会关注,尤其是日、美的关注。8月20日马英九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中明确表示,无意“联陆抗日”,即不会出现“两岸三地联合保钓”的局面。对于两岸联手维护南沙群岛主权,例如保卫太平岛安全,台湾当局早已表态不可能。马英九公开拒绝两岸联手保钓,一是担心所谓的“沾惹”大陆的“统战目的”;二是担心损害日台关系,并消除美国相关的疑虑。实际上,谨慎维护台日关系,正是钓鱼岛主权归属争端激化以来,台湾当局采取的一项主要政策措施。2008年5月马英九执政以来,以“亲美友日”作为其基本的“外交方针”,日台关系明显密切化。马英九在接受NHK电视台采访时称,“我们非常重视与日本的关系,这一段时间也是40年来双方关系最好的时候”,明显表现了对维护台日关系的重视。实际上,台湾当局已采取一系列措施,以维护台日关系。8月5日马英九提出“东海和平倡议”之前,已告知日本;台湾防务部门高官公开宣称,台日在钓鱼岛有良好默契和通报机制,日本政府和台湾仍会遵守暂定执法线;台湾媒体透露,台湾国安机构一旦评估台湾保钓活动将严重影响台日关系,就将动员各权责机构全力防堵。而且,从根本上说,提出“东海和平倡议”,正是为了有效地维护台日关系。但日本却另有考虑,已经公开予以拒绝。显然,在钓鱼岛主权归属争端不断激化的形势下,台日关系走向何方,主要将由日本的政策决定,而台湾当局的愿望和政策,将只有很次要影响。

  

  政策效果展望分析

  

  1.在东海、南海相关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台湾的地位将有不同程度的有限增强。

  可以预料,在当前和未来时期的东海、南海相关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台湾的地位将有不同程度的有限增强。由于台湾当局一再明确强调对钓鱼岛拥有主权,所以台湾在争端中的地位将有所增强;但又由于台湾当局主要是口头宣示,所以地位的增强明显有限。由于台湾当局加强在太平岛的火力配置并进行实弹演习、安排高官和民意代表赴岛考察,所以台湾在该岛的地位将有明显增强。但从总体上看,台湾地位的增强有限,因为仅局限在太平岛地位的增强。增强台湾在东海、南海相关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地位的政策,是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局势的政策中,最务实的一项。因为其目标和措施,与台湾的实力没有大的差距。但是受外部环境和台湾实力的影响,台湾只可能有限增强地位。不过这将仍然是其相关政策中成效最明显的部分。

  2.台湾当局不可能在东海、南海事务中赢得“话语权”,更不可能成为“积极参与者”。

  争取在东海、南海事务中的“话语权”、成为“积极参与者”,是台湾当局应对东海、南海政策中占第一位的目标,而提出“东海和平倡议”、公开宣称“不与大陆联手”以及其他措施,都是为这一目标服务的。但是,这一政策目标和相关的措施,完全脱离实际,因而将是不可能实现的。虽然台湾一直与日本存在钓鱼岛争端,并且一直控制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太平岛,但现实的情况是,在几十年的东海、南海争端中,台湾不仅“被边缘化”,而且可以说被“完全置身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东海、南海争端中,台湾由于不具备国际法主体身份,因而从来不被视为“当事方”。例如,在南沙群岛的主权归属争端中,即使台湾一直控制太平岛,但各声索国从来都不把台湾视为相关的一方,所以台湾也无从参与有关的事务。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多年来台湾对于东海、南海争端基本上不作为,因而形成了台湾“自我边缘化”的局面。在钓鱼岛主权归属争端中,作为台湾地区前领导人的李登辉,竟然声称“钓鱼岛是日本领土”;陈水扁当政时则对台湾民众的“保钓”活动严加限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台湾当局
  东海问题
  南海问题
 

图片 3

  • 1
  • 2
  • 全文;)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data/58486.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10月号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