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成为发展新型导弹武器的重要决策参考,报告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本报北京11月10日电
宋勇、特约记者张常伟报道:某国家重点实验室人头攒动,研究员梁伟带领团队围绕某关键技术反复论证和试验;某试验靶场大雪纷飞,研究员肖锡玉加班加点解决某新型导弹试验中遇到的技术难题……在党的十八大召开的日子里,第二炮兵装备研究院广大科研人员满怀豪情地奋战在导弹武器装备研发和生产一线,百余项重大科研课题正在同步展开、加紧攻关、稳步推进。

会议室不大,“火药味”很浓。刚一上班,火箭军研究院某研究所几名科研人员就“杠”上了。
某新型导弹武器装备研制进入“冲刺”阶段,有人提出将一项依靠引进的关键技术“国产化”,任务重、时间紧,创新团队成员意见出现分歧。
“提要求容易,表态也不难,可这是科研创新啊,一个细微突破都需要经历千百次尝试,任务‘倒计时’又迫在眉睫。”助理研究员高源的担心不无道理。

图片 1
上图:长剑飞天 宋远高摄

近年来,该院积极适应军事斗争准备和部队信息化建设要求,坚持自主创新,积极构建一体化创新研究平台,建立了“部队+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自身”四位一体的攻关协作模式,取得了一大批重大成果。仅去年,他们就有50多项重大科研成果获得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

图片 2

  一项项关键技术相继突破,驱动着不同型号导弹划破长空;一项项重大课题从试验场走向生产线,推动一系列新装备定型列装……金秋时节,第二炮兵武器装备建设一线捷报频传,一大批信息化创新成果正以强大的推动力,成为支撑大国长剑啸傲九天的“信息之翼”。

党的十八大报告激发了该院广大科研人员投身国防科研的激情。该院总工程师肖龙旭说:“报告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我们要结合实际,切实提高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加强协作,争取出更多更大的优质成果。”中国工程院院士、研究员唐西生说:“报告中关于‘着力提高国防科技工业自主创新能力’的论述,是对军队科研工作者提出的明确要求,我们要强化创新意识,提高创新能力,瞄准打赢刻苦攻关,努力实现武器装备作战能力的跃升,让‘大国长剑’越来越锋利。”

“科研创新如果没有自己的‘原创’,只能一直‘跟跑’,不能做到减少‘并跑’、当好‘领跑’,那么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又如何实现?”工程师王绪反复研读十九大报告,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新的“三步走”发展战略既让他兴奋不已,也顿感“压力山大”。
“引进”还是“自主”?大家各持己见,把目光聚焦到项目牵头人、研究所某室主任杨武身上。
窗外落叶萧萧,一缕阳光洒进屋里。杨武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拿起桌上的十九大报告环顾四周:“都学了吧?”大伙儿纷纷点头,他接着说:“咱们平时都说要用十九大精神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进工作,遇到难题也应当从报告中寻找启示。”
3万多字的十九大报告,杨武原原本本读了好几遍,不少地方都做了批注,“推进重大技术创新、自主创新”的字句下,被他划上了一道粗粗的红线。“我们搞科研大多是‘久坐一族’,很多人腰椎都不太好,虽然用了腰托,但毕竟不是自己的骨头,总感觉腰杆子不挺,脊梁骨没有真正硬起来!”
大国长剑,国之脊梁。记者听出了杨武的弦外之音:从事导弹武器科研创新,核心技术买不来,依靠引进走不远,必须通过科研“原创”
推动重大技术创新——好一个“脊梁骨”理论!
争论看似因技术问题而起,破题却要从思想上入手。带着深研十九大精神的热情,大家回顾一项项重大科研创新的“前世今生”,从中找寻一代代导弹科研人自主创新的不变初心。
研究员杨光松承担一项前沿课题研究,坚持依靠自主创新给项目“托底”。他带着科研团队转战大半个中国,经过几个月的理论计算、数值仿真,在关键技术自主创新上实现突破。就在准备“收官庆功”之际,他得知其中一项技术在国外有了“升级版”,当即拉开架势再度“淬火”。苦战3个多月,团队终于突破思维、材料、工艺等方面难题,掌握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关键技术,拥有了独立知识产权……
韶华易老,初心不变。从一幕幕镜头回放中、从一个个历史年轮里,创新团队找到了十九大精神与自身工作实践的“对接频道”。
“大家表个态,这项技术科研要不要‘原创’?”杨武话音刚落,在场的科研人员一致点头,大家的心声变得清晰而坚定:“科技创新是高端技术的博弈,必须要靠一股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劲头,在艰难困苦中杀出一条‘血路’!”
立下“军令状”,整装“再出发”。年终岁尾,杨武带着团队开始了新一轮的“原创之旅”——
走访院校、科工集团、武器生产厂家等10多个单位,反复研究论证武器装备性能指标,逐一梳理瓶颈难题,从问题出发寻求突破方向,许多新思路、新课题“破土而出”。
闯戈壁、钻山沟、上阵地,在复杂环境中展开20多次试验调研,进行几十轮数据核算,让创新成果与战场无缝对接,关键技术“国产化”方案初见雏形。
一窗灯火,万千数据。采访中,研究所科研人员始终行色匆匆。我们深知:他们正在与时间赛跑,在科研创新这条没有尽头的跑道上,他们将用更多的“原创”成果,为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提供更加坚强的支撑!
自主创新让“底牌”更加托底 ■中国工程院院士、火箭军研究院某中心高级工程师
冯煜芳

“不创新,毋宁死。”这句流行于企业管理学界的名言,其实也是每名科研工作者的心声。技术发展从来不排斥“拿来主义”,但事关一个国家竞争力的重大技术,事关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核心技术,是用钱买不来的,必须用心血甚至生命去摘取。
当年,我国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靠自主创新研制出了“两弹一星”,诞生了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用“争气弹”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为保障国家安全奠定了重要基础。今天,人民军队在中国特色强军之路上阔步前行,习主席强调“推进重大技术创新、自主创新”,抢占科技和发展制高点。这更需要我们大力提倡自主创新,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牢牢把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命脉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核心技术买不来,依靠引进走不远,唯有自主创新才能有效维护事关国家安全的战略主动权,才能让“王牌”更具威力、“底牌”更加托底,让中华民族的腰杆子永远坚挺!

  紧贴战场需求——

  百余份咨询报告科学规划顶层设计

  今年年初,驻某地军代室博士后总代表廖平撰写的一份关于新型导弹武器发展的咨询报告,引起第二炮兵党委首长的关注,成为发展新型导弹武器的重要决策参考。

  这份历时半年完成的报告,是廖平收集和分析世界各国最新研究资料,经过潜心研究之后的智慧结晶。

  和廖平一样,在第二炮兵装备战线上,有一批这样的专家学者,始终站在世界军事变革前沿,积极把握导弹武器在未来战场的运用规律,并从中提炼重大技术问题,研究武器装备发展方向,为导弹武器建设发展的顶层设计提供理论支撑和前瞻设计。

  他们就是第二炮兵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这个咨询机构成立于2004年,主要在导弹武器装备建设发展长远规划、立项论证、研制监管和定型审查等多个领域,为第二炮兵党委首长提供咨询意见和建议,聚集了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和资深导弹专家在内的一大批科研精英。

  面对世界信息化浪潮,他们嗅觉敏锐,紧贴战场需求开展前瞻性研究,在引领武器装备发展中勇当先行者。

  那年,一个由院士领衔挂帅、众多专家参与的某课题组悄然成立,经过数月深入研究,一个发展某型导弹武器的报告递交到第二炮兵首长的案头。很快,该型导弹转入立项研制,经过数年探索试验,该型导弹成为未来战场上又一制胜利器。

  大国长剑的每一次“脱胎换羽”,必先源于先进理论的引领。

  如今,由导弹武器装备建设一线通往第二炮兵决策层的建言献策通道越走越宽。一大批来自武器装备建设一线的科研人员,针对武器装备立项研制、技术瓶颈攻关等重大课题,先后向第二炮兵首长机关递交百余份咨询报告,有针对性地为武器装备建设发展提出决策参考,成为第二炮兵决策层不可或缺的“智囊团”。

  近年来,在先进理论引领下,一大批先进导弹武器经过决策层的科学顶层设计,相继走向实验室、试验靶场,直至走向天雷地火的导弹演兵场,导弹武器作战效能一次次实现整体跃升。

  瞄准实战环境——

  数十个实验室支撑核心技术创新攻关

  实验室,是大国长剑飞天的起点。

  近年来,第二炮兵装备部坚持将实验室建设摆在优先发展位置,按照需求牵引、整体规划、突出特色、统建统管的原则,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相继建成数十个重点学科实验室,初步构建起功能完备、特色鲜明、布局合理、优势互补的一体化科研实验体系。

  金秋时节,记者走进某重点实验室看到:一张专用的局域网将数十个实验室连成了一个庞大的资源共享平台。从前期的需求论证到后期的作战运用,都可以通过信息基础平台随时调用相关数据模型,实行资源和信息共享。

  实验体系日臻完善,直接推动武器装备科研创新领域实现质的飞跃——

  作战需求论证由研讨型向实验仿真型转变。通过仿真软件和数据模型科学测算,得出导弹武器装备战术技术指标要求,大幅提高武器装备需求论证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作战运用由想定推演向对抗评估转变。告别过去“纸上论剑”,依托实验条件模拟实战环境,充分挖掘武器装备作战效能,使作战运用研究更贴近实战。

  装备效能检验由单一的实弹检验向仿真评估与实弹检验相结合转变。通过实验室仿真评估手段,有效避免单一的实弹检验出现的“盲点”,使战斗力评估尺度更精准。

  实验室犹如优质“孵化器”,催生一大批关键技术“破壳而出”。那年,某关键技术课题攻关遭遇瓶颈,故障原因犹如“雾里看花”,找不到症结所在。此时,传来某重点实验室建成的喜讯。课题组立即前往该实验室展开攻关,很快,技术难题被攻克。技术人员说,如果没有这样好的实验条件,这一技术瓶颈恐怕很难被突破。

  凭借日益完善的实验室体系,他们先后完成10多项重大科研任务的技术攻关,确保了多个重要型号导弹武器如期走向生产线。

  着眼持续发展——

  新一代科研精英领跑装备建设创新路

  国庆节刚过,一则喜讯从第二炮兵装备战线传来——中国工程院院士唐西生带领一批年轻的博士硕士,共同完成了某项重点课题的攻关。

  这消息,如果在前些年,也许是一条很吸引人眼球的新闻,可如今屡见不鲜。

  近年来,在第二炮兵装备部有力推动下,院士、专家对年轻科研人才的帮带日趋活跃,一大批青年才俊在他们的带领下,参与重大科研项目和演习、实弹发射任务,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成为武器装备建设的骨干力量。

  采访中,记者看到,第二炮兵装备战线培育创新人才的熔炉越烧越旺:依托人才优势,深化与科研院所、专业院校的合作,与地方大型军工企业建立军地协作培养站;加强学科专业建设,逐步建成覆盖装备建设各个领域的特色学科和新型专业;数十个博士后流动站、博士硕士授权点走进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

  第二炮兵工程大学专门建立工程创新实践中心,为学员创新设计提供平台。如今,从该校毕业的本科学员90%以上的毕业设计与部队实际接轨,研究生学员100%参与科研课题。前不久,带着多项大奖成果的毕业学员黄舜走进某导弹旅,仅用3个月就研制出“转弹机器人”,使转运效率成倍提高。

  打开第二炮兵武器装备科技创新人才库,一组数据令人欣喜:百余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入选国家和军队级人才库,10多人获军队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军队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在新一代科研精英创新攻关下,先后有数十项科技创新成果获国家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并应用于武器装备建设之中。

  上图:长剑飞天 宋远高摄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